“中国差生”与“美国天才”

那屋、那松、那人

宝宝为什么总吐奶:2010年“亲情”类话题作文预测与导写

2019年10月21日 07:34


  表姐是美女,就职于一家法资公司。有一次和她一起外出旅游,她是穿着高跟鞋去的,攀登石阶时,如果石阶宽不容履,她便侧着身子,让鞋跟和石阶小心地契合。假如是土石的山路,那么她纤细的鞋跟就会一步一步地嵌进泥土里。每当晚上回到旅馆,她会立马拔掉高跟鞋以解放双脚。我问她,为什么要穿高跟鞋旅游呢?她悄声地解释说:“是为了配我穿的裤子呀。”她穿着米色纱质的长裤,还系着一根珠链的腰带。在房间里,她穿着拖鞋走动时,那裤脚就显得臃肿累赘,不过一穿上纤细的高跟鞋后,身姿便顿时轻舞飞扬,原来,只有穿上高跟鞋才会有这般的曼妙身姿。但我仍然不解:为什么要在旅途中穿着它使自己受苦呢?
  第二天,我发现景区里穿高跟鞋的女士比比皆是,那些年轻女子宁肯委屈自己,也不选择平底鞋,有的走起路来已显得有点儿一瘸一拐的,但仍假装若无其事一般。
  我开始有点儿敬佩那些穿高跟鞋的女游客了,并由此而理解了街上那些衣着鲜亮、风姿绰约的新潮女子之不易。且不说选购衣物、化妆品之费尽心机,就是临出门前化妆之精心,也恐非亲为者所能想象。这些还不都是为了自身的形象美?她们在乎的是别人的观感。即使走在路上,在她们欣赏街头风景的同时,她们仍不忘把自己打造成风景。卞之琳说: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。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你装饰了别人的梦。”生活中,做自己想做的事,打造属于自己的风景,不正是活出了人生的幸福姿态吗?
  表姐引起我尊敬的还有两个细节:一是街头发广告者将广告塞给她,她接了过来,还颔首致意,而我却昂首而过。二是别人把硬币扔到路边乞丐的罐子里,而她却把钱交到了对方手中。于是我想:穿高跟鞋是为了自身形象的美,这两个细节不也是关乎自身形象美的塑造吗?是啊,让自己成为“风景”,不应仅是局限于穿着,还应体现在自身的文明水平和修养风度上……
  有回坐地铁,我发现一个穿旗袍的年轻女子低首捧了一本书在阅读,而两旁邻座都在玩儿手机,这使我眼前一亮。在她身旁落座后才看清楚她手中拿的是本《宋词选》,顿觉她生命中的古典气息氤氲在周围。她成了我眼中的风景,其恬然娴静的形象始终定格在我的眼前。
  一个人如果难以让自己成为风景,那么至少也别让自己“煞风景”。比如随地吐痰、说脏话、穿着睡衣上街、公众场合大声喧哗、边走边吃零食、在教室里打打闹闹……
  在台湾高雄女中的校门口有一条醒目的标语:让自己成为风景。看惯了千篇一律的校训,这句话堪称一枝独秀,令我耳目一新。仅路过时看了一眼,就让我记住了。
  (指导老师:毛荣富)


  20多岁,你迷茫又着急。你想要房子,你想要汽车,你想要旅行,你想要享受生活。
  你那么年轻却窥觑整个世界,你那么浮躁却想要看透生活。
  你不断催促自己赶快成长,却沉不下心来安静地读一篇文章;你一次次吹响前进的号角,却总是倒在离出发不远的地方。成长,真有你想象的那样迫切?
  有人说,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,就到那个人身边去。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幸运,但这句话或许不只关乎职业生涯,也关乎生活智慧。
  跟年长且开明的前辈交流时,他们一望便知你正经历怎样的阶段:现在绊倒你的,不过是一颗螺丝钉,你愁肠百转看不穿的,或许是他们也曾有过的迷茫。
  在18岁到23岁那段时间,我很好奇地爱翻阅名人履历。每知晓一个令我佩服、羡慕、嫉妒、恨的人,便去搜寻他的经历——几岁硕士毕业?何时修完的博士?多大年龄开始在职业领域崭露头角?何时达到今日的成就?
  年龄,年龄,年龄,那是一种对时间的焦虑。张爱玲一句“出名要趁早”,影响了不知多少人。
  20岁出头的年纪,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不仅不是灾难,反而可能是一件幸事。
  但你一定朦胧地知道自己是谁,对什么事感兴趣吧?如果连这都不知道,就真的是灾难了。
  知道对什么事感兴趣,就一点点做起来吧。无论多少声音试图扭转你,说你热爱、着迷的这件事情,没“钱”途、没前途、没发展、没出息,都请耐心地对他们说:“这是我的人生。”
  好不容易生在一个可以自由选择的时代,为什么还要让别人指导你该怎么活。
  该做些什么、走什么样的路,难道不是循着内心的声音一步步摸索,试着走出来的吗?走岔了,就退回来;走得急,就缓一些。时不时停下来想一想,望一望,琢磨琢磨,再继续走。
  怎么可能不摔跟头呢?怎么可能有一条一马平川的路供你走呢?不多尝试一些,怎么知道自己喜欢什么,不适合做什么呢?
  正如陈丹青老师给贾樟柯的书写的序:“我们都得一步一步救自己,我靠的是一笔一笔地画画,贾樟柯靠的是一寸一寸的胶片。”
  2012年可能是有生以来最不顺利的一年,屡遭挫败,计划搁浅。回头望望它,再踮起脚尖往2013年瞅一瞅,我还是想慢吞吞地说,我们都要死很久,活那么急干吗?慢慢来。
  所有的成长和伟大,如同中药和老火汤,都是一个时辰一个时辰熬出来的。
  (孙晓利 选自《读者·校园版》,2012年第21期,有删节)宝宝为什么总吐奶
  20多岁,你迷茫又着急。你想要房子,你想要汽车,你想要旅行,你想要享受生活。
  你那么年轻却窥觑整个世界,你那么浮躁却想要看透生活。
  你不断催促自己赶快成长,却沉不下心来安静地读一篇文章;你一次次吹响前进的号角,却总是倒在离出发不远的地方。成长,真有你想象的那样迫切?
  有人说,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,就到那个人身边去。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幸运,但这句话或许不只关乎职业生涯,也关乎生活智慧。
  跟年长且开明的前辈交流时,他们一望便知你正经历怎样的阶段:现在绊倒你的,不过是一颗螺丝钉,你愁肠百转看不穿的,或许是他们也曾有过的迷茫。
  在18岁到23岁那段时间,我很好奇地爱翻阅名人履历。每知晓一个令我佩服、羡慕、嫉妒、恨的人,便去搜寻他的经历——几岁硕士毕业?何时修完的博士?多大年龄开始在职业领域崭露头角?何时达到今日的成就?
  年龄,年龄,年龄,那是一种对时间的焦虑。张爱玲一句“出名要趁早”,影响了不知多少人。
  20岁出头的年纪,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不仅不是灾难,反而可能是一件幸事。
  但你一定朦胧地知道自己是谁,对什么事感兴趣吧?如果连这都不知道,就真的是灾难了。
  知道对什么事感兴趣,就一点点做起来吧。无论多少声音试图扭转你,说你热爱、着迷的这件事情,没“钱”途、没前途、没发展、没出息,都请耐心地对他们说:“这是我的人生。”
  好不容易生在一个可以自由选择的时代,为什么还要让别人指导你该怎么活。
  该做些什么、走什么样的路,难道不是循着内心的声音一步步摸索,试着走出来的吗?走岔了,就退回来;走得急,就缓一些。时不时停下来想一想,望一望,琢磨琢磨,再继续走。
  怎么可能不摔跟头呢?怎么可能有一条一马平川的路供你走呢?不多尝试一些,怎么知道自己喜欢什么,不适合做什么呢?
  正如陈丹青老师给贾樟柯的书写的序:“我们都得一步一步救自己,我靠的是一笔一笔地画画,贾樟柯靠的是一寸一寸的胶片。”
  2012年可能是有生以来最不顺利的一年,屡遭挫败,计划搁浅。回头望望它,再踮起脚尖往2013年瞅一瞅,我还是想慢吞吞地说,我们都要死很久,活那么急干吗?慢慢来。
  所有的成长和伟大,如同中药和老火汤,都是一个时辰一个时辰熬出来的。
  (孙晓利 选自《读者·校园版》,2012年第21期,有删节)

芦稷的味道更美,那种甜味也许是与生俱来的,不腻牙齿,又不觉着淡,像幼时最爱的糖果,也不及它甜。我爱芦稷,更爱种芦稷的人。

宝宝为什么总吐奶

他轻托着鞋底,从小木匣子中拿出大头针,转着手腕确认了鞋的颜色后,拿出一卷同色的略粗的线,捏着线头,眼睛一瞥,手指在针尾处轻轻一拐就穿了进去,一剪,一拉,一系,漂亮的浅棕色长线在空中微微地转着小圈。鞋匠将针刺进鞋边,麻利地引出,银色的针身上下翻舞,像是灵活的精灵踮着细细的脚尖跳跃,不多会儿,鞋边上就被踏出了一条向前曼开的小径。

宝宝为什么总吐奶:憧憬·经历·回味

我眉头一蹙,暗暗责怪它扰乱了我的思绪,欲抬手扔掉时,却发现它的茎蔓迎着阳光变得清晰可见。我缓缓地缩回手,轻轻地盖上书,仔细地端详着这片落叶,它有着枯黄的外衣,因缺少水分而变得又薄又脆,似乎一用力就会立马粉身碎骨。秋深冬至,放眼望去,蔚蓝的天被清一色的黄色给笼罩了。在树叶与树叶之间的细小缝隙里,才能看见那些许蓝色。回眸春天,万物复苏,树叶在树根的滋养下慢慢萌芽,生机勃勃,满眼的绿,满眼的活力,满眼作文http://www.zuowen8.com的希望。然而,这些都如泡沫一般不复存在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树的枯黄,一树的黯淡,一树的叹息。

宝宝为什么总吐奶
  和一个懂植物的朋友去苗圃选绿植。无知的我,指着一株株滴翠的植物问这问那。老板殷勤地赔着笑,以为碰到了大主顾。
  老板指着他待售的商品向我们作介绍:“这叫金娃娃……这叫招财草……元宝树……”少见多怪的我惊讶得大叫起来:“哇!你家草木的名字好怪!怎么一律跟钱财有关呀?”老板笑着说:“不跟钱财扯上点儿关系不好卖呀!你想,谁花钱不愿意买个吉利?我们多培植些名字跟钱财有关的花草,不也是想讨个好彩头吗!”
  我问朋友:“这些植物有自己的名字吗?它们原本都叫什么?”朋友说:“它们当然有自己的名字。金娃娃本名叫萱草,就是屈原写的‘公子忘忧兮,树萱草于北堂’的萱草啊!招财草本名叫草胡椒,跟招财没有任何关系。元宝树本名叫栗豆树,摇钱树本名叫栾树。”我听呆了,痴痴地问:“这些草木,还知道自己原本的名字吗?它们讨厌现在的名字吗?”老板被我问傻了,大概从来没有一个买主会将他摆在这么荒唐的问题面前。他勉强解释道:“谁会讨厌金钱呀?这些花草树木,当然会特别喜欢现在的名字喽——多贵气!”朋友苦笑着对我说:“又犯痴了不是?一个草木,哪懂得什么‘喜欢’‘讨厌’?叫它啥,它就是啥。要是你喜欢,你可以在心里管金娃娃叫‘道德草’,它准保不会抗议。”
  我当然明白,“金娃娃”一旦更名“道德草”,它的身价定然大跌。掏钱买它的人,多是冲着它的名字来的——金娃娃,谁抱谁会笑。想想看,谁愿意掏钱买一簇祈望道德提升的草回家呢?
  但是,我不可遏制地可怜起那些丢了自己本名的草木来。没有征得它们的同意,世人就一相情愿地勒令它们更了名。它们沾满铜臭的名字,是逐臭者一种飞扬跋扈的强加。什么都不肯放过,霸道到连草木都必须爱我所爱、替我求财。
  千百年来,草木以一个个不谄不媚的名字,被诗人颂着,被百姓唤着,它们定难预料,在“金风”劲吹的今天,它们会不期然地被一个个金光闪闪的名字无理劫持。
  有谁愿意捍卫草木的权力?让草木活在自己欢畅的呼吸里,让它们的名字跟草字头、木字旁发生幸福的关联,而不是用金字旁、贝字旁冒犯了它们……
  ——放过它们。
  ——放过我们自己。
  (王晓芸 选自《渤海早报》,2012年11月2日,有删节)

还好,有你们继续陪我走这一段路。我等着另一个你,会和你们一起,三阳并耀,照亮我前方的路。阳光温柔地落下,轻抚那片疏松的泥土。我知道,那颗属于我的小太阳,正在努力地生长。

宝宝为什么总吐奶
  中考的时候,他一心想考上一所重点中学,结果,考得一塌糊涂,他被重点中学拒之门外。上学时,看到一个个同学拿着录取通知书,高高兴兴地走了,他一个人站在家门口,唉声叹气,一副沮丧的样子。
  那个下午,他又心事重重地站在门外。父亲走出来,拍着他的肩说:“去读普中吧。”
  他摇着头,望着远方,一声不吭。太阳即将落下,时间接近初秋,一片暮烟升起来,罩着林子,林子宛如铅笔画一样,一片灰冷。只有夕阳挂在远处的山尖,艳红如一滴血。
  他的心里,此时就如这冰冷的落日,仓皇到了极点,也沮丧到了极点。
  父亲轻声劝他:“有很多学生都去了普中,你也去吧。”
  “考不上大学,读也等于白读。”他低沉着声音说。是的,和重点中学相比,那所普中的升学率低得可怜,每年三、四百学生,仅仅考上二十多个;而重点中学呢,一次就能考上一千多人,升学率达到了百分之九十。
  父亲笑笑道:“你啊,怎么就能算准自己考不上呢?我想,你肯定能考上,因为,你这次是发挥失常。”父亲又拿出自己做教师的本领,循循善诱。
  他摇头,他怕考不上:每次做事前,他怕什么,就偏偏发生什么。
  就说中考吧。过去,他的成绩一直很好,大家都认为他能考上重点中学。可是,上考场后,他心里“咚咚”跳,很是担心,怕考不上,会辜负了大家的期望,辜负了家长和老师的期盼。结果,越担心越慌,越慌越做不出来题,以至于连会做的题都做错了,自己也就顺理成章地落了榜。
  他怕他的预感再次变成现实,他实在经不住失败的打击了。
  父亲没说什么,转身回屋,不一会儿,从屋子里拿出一幅画来让他看。画面上,是灰暗的林子,冷冷清清,一片暗蓝的云雾淡淡地罩着林子,太阳如一缕血痕。
  父亲问他:“这是什么时候的太阳?”
  他抬起头,看着灰暗的林子,还有太阳,还有暮烟,漫不经心道:“落日!”
  父亲笑笑,不说话,扯开下面遮着画面的报纸,画名露了出来,他瞪大了眼,竟然是——朝阳。他不信,揉揉眼,审视着画面,灰暗的林子,沁出一种淡淡的白色;山尖暗蓝,可也泛出一缕日光;包括那轮太阳,此时也不是猩红如血,而是渗出亮色,渗出暖色。
  是的,画面上的一切都洋溢着一片朝气,一片生机,一片喜气。
  可是,刚才,在自己眼中,画面上竟然是一片暮气,一片冷清,一片死寂啊。
  父亲解释说:“同样的画面,你心中想的是夕阳,它就带着夕阳的色彩;你心中想到朝阳,它就有朝阳的色彩。”之后,父亲什么都没有说,而是轻轻地走开了。他站在那儿,豁然开朗,有时,事物并无暖色或冷色,是我们的心里有了冷色和暖色,从而观看景物时就带上了冷暖:看景如此,对待事物也是如此。既然这样,我们为什么不以乐观的心态去看待事物,去走向成功呢?
  第二天一早,他答应了父亲,去了那所普中。
  三年后,他考上了大学,一所名牌大学,他是这所普中的学生中最近几年考得最好的成绩。临走,母校让他留言,他一笑,写下一句话:在心中画一轮朝阳。
  (张淑云 选自《教育故事》,2013年第3期)

宝宝为什么总吐奶:女儿当自强

此时,又是一阵劲风吹来……

宝宝为什么总吐奶
  惊闻近期国鸟评选的网络“民调”结果,麻雀竟高居榜首,专家嗤之为“恶搞”。且不论“民调”的本意在于“听取民意”,专家之言是否过于自大;也不说评选国鸟是否应“鸟鸟平等”,单就这麻雀而言,无论如何也不能沾上“国字号”。今日特罗列麻雀之四大罪状,以告天下。
  罪一:长相丑陋。灰不溜秋,极不起眼,站在树枝上,不注意看根本就瞧不见。想如今,连招个打字员都有“长相秀丽”的附加条件。为啥?看着舒服呗!你不大家闺秀,不窈窕淑女,谁理会你?长此以往,麻雀们的命运可想而知。但退一步讲,附加条件没有写成“楚楚动人”就已经算是照顾了,否则麻雀的那些近亲云雀什么的,还不都被“连坐”了?
  罪二:整天嘻嘻哈哈,不严肃。咱中国乃礼仪之邦,行事历来讲求儒雅风度,从小入学读书就中规中矩坐定,考试更是坐如大钟,工作后领导谈话、召开会议、上传下达,哪一样不是板着面孔来的?就连犯了法,都要在“依法查处”前冠以“严肃”二字。可见,“严肃”就是咱们的命根子。忘啥也不能忘本呀!看小麻雀,只知轻浮地蹦蹦跳跳,“叽喳”不停,太没文化底蕴。
  罪三:一介平“鸟”,毫无背景,只能作为数量庞大的底层野鸟,典型的芸芸众生。与那些由富人豢养、养尊处优、父亲进口、母亲混血的珍鸟相比可谓天上地下。这话听了让人恨得咬牙,可又无可奈何——人家说的是实情呀!恨只恨麻雀自己没背景,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,只知道跟土地打交道,寻稻壳,刨草根,风霜雨雪一辈子,到死也只能混迹于屁大块的黑树林。
  罪四:性子刚烈。常言道:识时务者为俊“鸟”,又说:“鸟”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说你不行就不行,行也不行,不服不行啊。你麻雀怎么如此固执?要知道,你的命运前程都在他人手心里捏着呢,还讲什么“鸟”气节?如此狂放不羁,纵使高居“民调”之首,有牢固的群众基础,也难过领导的审查关呀。
  (王玉华 选自《校园杂文》)

宝宝为什么总吐奶:巧换人称添新意

地上扬起的层层飞沙,使我睁不开眼,吹动了我的发梢,吹响了树上那一片片似落非落的叶子。

友情提示:www.mawtc.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独处议论文800字高中 [独处],愿常与温暖为伴:愿你温暖如初作文,春节里最开心的事—放鞭炮|小学三年级作文300字等,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.mawtc.com网;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